重磅!除了三桶油和延長石油,外企也有望在中國獨立經營油氣田了

2019-07-01 10:00:00
楊舸
轉貼
227

長久以來,中國的油氣勘探開發產業主要由中國石油、中國石化等國家石油公司主導,外企、民企受到不少限制,很難參與其中。而這一局面,或將被深度打破。

6 30 日,國家發展改革委、商務部分別發布了《外商投資準入特別管理措施(負面清單)( 2019 年版)》和《自由貿易試驗區外商投資準入特別管理措施(負面清單)( 2019 年版)》,自 2019 7 30 日起施行。

格外引人注意的是,以上文件中提到:采礦業領域,取消石油天然氣勘探開發限于合資、合作的限制,取消禁止外商投資鉬、錫、銻、螢石勘查開采的規定。

這一變動意味著,外資石油企業有望獨立在中國開展油氣田的勘探開發,油氣上游產業的壟斷格局將進一步被打破。

01 油氣上游領域壟斷破除

在過去近半個世紀中,中國國內油氣田的勘探開發,一直由中國石油、中國石化、中國海油三家公司所主導。除了這三家石油公司之外,只有延長石油一家公司在陜西地區擁有自己獨立的油氣區塊。

而外資和民營企業,幾乎都是以同上述四家公司合作的方式在中國開展油氣勘探開發業務,鮮有獨立承擔油氣田勘探開發項目的案例。

技術能力相對強大的外資石油公司,此前在中國參與的項目也大都為技術難度較大、國內石油公司難以獨立開展的項目。

例如法國道達爾石油公司在鄂爾多斯盆地參與過致密氣開發項目,雪佛龍在四川參與過高含硫氣田開發項目, BP 、殼牌在四川都參與過頁巖氣開發項目,康菲石油公司參與過渤海海上油田項目。

而此番中國取消石油天然氣勘探開發限于合資、合作的限制,對國際石油公司而言將是一次難得的發展機遇。一些外資石油公司,對此做出了樂觀回應。

“時隔一年,中國政府再次修訂外資準入負面清單,這讓我們看到了中國政府堅定不移的擴大對外開放的決心。對此,我們深受鼓舞。” BP 中國董事長兼總裁楊筱萍博士表示。

“通過取消石油天然氣勘探開發限于合資、合作的限制,引入多市場主體包括外資參與國內的油氣資源勘探開發,這將增強市場活躍度,營造公平開放的準入環境,有助于進一步提升國內油氣資源的勘探開發力度和技術進步。

我們同時也看到,對于天然氣相關領域準入的放開,將會進一步推動天然氣——這一更加清潔能源在國內的發展,促進中國的低碳轉型,也為大眾帶來更多的清潔能源。”

02 油氣行業改革已全面鋪開

接下來,國內油田勘探開發行業放開的程度會足夠深,由三桶油全面主導油氣田開采業的局面會被打破嗎?

盡管目前還沒有太具體的舉措出爐,但參照目前油氣中游、下游領域深度的改革,并考慮到國內油氣勘探開發的現狀和困局,不難推斷,油氣上游產業也會迎來深度變革。

中國油氣行業的改革,儼然已逐步進入到了深水期。除了此番在上游領域的重大改革,在中游、下游領域的改革更是早已鋪開。

2018 6 月,《外商投資準入特別管理措施(負面清單)( 2018 年版)》發布,正式取消了外資連鎖加油站超過 30 家需中方控股的限制。

BP 、殼牌為代表的外資石油公司,也在過去一年加大了在華加油站業務的布局。

去年 6 月, BP 集團油品亞太區首席運營官霍安迪曾向石油 Link 表示:在未來 5 年, BP 將在中國新增 1000 座加油站!

殼牌石油下游業務執行董事約翰·阿伯特在去年 8 月訪華期間時也曾表示,殼牌計劃在 2025 年前,在華新增 2000 多座加油站。

而在 2019 年, BP 和東明石化聯合打造的首家高端加油站已在濟南投入了運營。

在石油化工方面, 2018 年,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巴斯夫公司分別在惠州、湛江開始了投資額達 100 億美元的高端化工項目,打破了外企在華無獨資大型化工項目的先例。

在中游領域,據《 21 世紀經濟報道》近日報道,醞釀許久的國家管網公司成立文件或已經下發到地市一級。

此前曾有消息稱,國家油氣管網公司很可能將在今年 8 月掛牌,該公司設計模式在央企里史無前例,所有權、運營權和使用權三權分離。從這之中不難看出,油氣中游領域的改革力度也是非常之大。

就油氣勘探開發行業本身而言,目前中國國內油氣資源開發難度越來越大,頁巖氣、頁巖油、煤層氣、深水油氣很可能成為未來上產的主力。

但這些資源開發成本之高、開采難度之大,如果在技術、商業模式方面沒有大的突破,很難實現全面持續的商業化開采。

因此綜合來看,油氣上游產業更加深入的開放將成為必然。

文章來源:石油Link

贵州快3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