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確認!又一知名私募大老板被抓,深陷66億兌付危機,公司早已人去樓空!

2019-06-10 13:00:00
都靈彩虹
轉貼
269

深陷兌付危機的昔日明星PE永柏資本又有新消息。今天,上海公安局黃浦分局通報稱,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的永柏資本實控人金某被警方抓捕歸案。

 

一個月多前,永柏資本被曝出兌付危機,位于上海總部的永柏集團已人去樓空,官網電話也是成為空號。而在此前,這家成立于2014年的私募機構,短短幾年間管理的投資組合已經超過數百億,無論是募資還是投資,都是平臺高起。

 

永柏資本實控人金某被抓

 

今天,上海市公安局黃埔分局通報關于永柏資本的案件偵辦情況通報。

 

通報稱,近日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的永柏資本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金某被警方抓捕歸案。截至目前,該案共有3名犯罪嫌疑人被警方依法采取刑事強制措施。

 

警方已經凍結永柏資本40余個涉案銀行賬戶,查封相關涉案資產,并全力追查其余涉案資產。對于該公司對外銷售的關聯私募機構產品,警方將會同監管部門開展進一步調查。

 

同時,上海警方在通報中強調,警方對永柏資本的一系列集資行為開展徹查,對所有涉嫌犯罪的行為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最終清退將依法進行。


 

官網信息顯示,永柏資本成立于2014年,總部位于上海,是一家專注于金融創新和產業投資的綜合性金融投資集團,系由香港國際股權投資基金PGA中國區團隊共同管理。在內地、香港和亞洲主要地區管理投資規模超過數百億元。

 

在各種光環加持之下,永柏資本自成立開始,無論是募資還是投資,都高平臺、高起步,參與了不少知名企業的股權投資,其中包括摩拜單車、大眾點評、藥明康德、優客工場等優質項目。

 

然而,隨著明星合伙人相繼出走、旗下產品全面逾期不能兌付等消息陸續曝出后,永柏資本終于褪去了光鮮的外衣。

 

深陷66億兌付危機,人去樓空

 

就在5月初,永柏資本被爆出深陷66億的兌付泥潭,各路維權群四起。

 

當時,越來越多的永柏投資者趕往管轄地經偵遞交報案材料,這群投資者遍布上海、寧波、杭州、南京、北京等多個地區,涉嫌違約的產品類型包括地產私募股權、票據、美元債權等,具體而言,被爆出問題的私募產品,分別為31億的地產類私募股權基金、20億的其他股權類產品、12億的票據和2.7億的美元債權。

 

據了解,涉及金額達31億元的地產類私募股權基金包含永柏聯投和浙永投資發行的3只地產類私募股權基金——永柏睿信私募股權投資基金(下稱“永柏睿信”)、浙永睿豐私募股權投資基金(下稱“浙永睿豐”)、浙永睿信私募股權投資基金(下稱“浙永睿信”)。

 

永柏睿信先后發了5期產品,分別為永柏睿信1期、永柏睿信2期、永柏睿信3期、永柏睿信5期、永柏睿信6期;浙永睿豐先后發了4期產品,分別為浙永睿豐1期、浙永睿豐2期、浙永睿豐3期、浙永睿豐4期;浙永睿信則只發了1期產品。

 

5月4日,永柏資本方面稱,報道內容部分信息有所偏頗,有關金額、內容、人員信息及引述話題與事實有諸多不符,公司自成立以來一直合法經營且恪守法律底線。但對于報道中提及的產品延期兌付等問題并未進行回復。


 

5月6日下午,有記者趕到永柏資本總部辦公地——靜安區五牛控股大廈,記者前往21樓永柏資本的辦公地,看到大門緊閉,未見一位工作人員。安保人員稱,自己來這工作一個多月,從未見到這家公司開門營業過。

 

記者撥通官網的電話得知,該號碼已為空號。記者從大廈物業人士處獲悉,這幾天陸續有投資者找到辦公地,不過最終所獲無幾。

 

5月7日,永柏資本再度在官網發布聲明,部分媒體發布或轉載了有關我司的不實報道,相關內容有所偏頗,信息出處存疑。

圖4

 

同一天,上海證監局回復前來反映情況的幾位投資人,稱已收悉并決定受理投資人反映的事項并出具受理告知書,上海長寧分局經偵支隊也已接報該案,但尚未決定是否立案調查。


第三方代銷公司也已消失

 

值得注意的是,永柏資本產品向外推廣和銷售的主要渠道是紅歆財富,即永柏資本旗下一家2014年成立的第三方財富平臺,永柏資本持有紅歆財富20%的股份,是紅歆資本的第三大股東方。

 

自2014年成立以來,紅歆財富一直扮演著永柏資本的產品推廣和募集平臺,先后在上海、杭州、寧波、青島、北京、南京、西安、廣州等10余個城市以品牌名“紅銀財富”建立營業網點。但實際上,紅歆財富并不具備基金銷售牌照。

 

天眼查資料顯示,紅歆財富的股東主要有三個,分別是永柏(上海)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占比20%;上海攀騰投資,占比30%;紅歆控股(上海)有限公司為第一大股東,占比50%。紅歆財富的CEO、總裁為錢旭東,同時也是永柏資本的合伙人。


 

紅歆財富一直對外宣稱其總部在上海國金中心。5月9日,《華夏時報》記者先后來到國金中心一期和二期寫字樓,詢問前臺和物業這家公司是否存在,均被告知沒有這家公司在此辦公,并說當天已有好幾個人來此找這家公司。

 

其后,記者又來到紅歆財富浦東區世紀大道1168號東方金融廣場B座的辦公室,被前臺告知該公司早在今年三四月份就搬走了;此后,記者再次來到其普陀區曹楊路450號綠地和創大廈的辦公室,被一名在此工作了10年的物業管理人員告知,該公司曾于2015年至2017年在此辦公,2017年后“人都跑了”。

 

神秘的實控人


一位曾經在永柏資本工作過的人士透露,永柏資本和紅歆財富兩者背后共同站著一位叫金赟的少壯派“神秘男人”,他既是永柏資本的實控人,也是紅歆財富的出資者,作風低調,但對永柏和紅歆享有絕對的控制權。

 

盡管從未走到臺前,在公司爆雷之前,這位低調的實控人長期在永柏資本此前的總部辦公樓——上海企業天地大廈辦公,對永柏資本和紅歆財富享有絕對的支配權。據知情人士透露,出生于1978年的金赟是上海人,常用英文名Richard Kim。

 

而值得關注的是,永柏資本旗下有兩個私募基金管理人,分別為從事證券投資類私募的“上海永柏聯投”和股權投資類私募的“湖北永柏聯投”。

 

在今年4月25日,上海永柏聯投因未按時履行法律義務而被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強制執行,執行標的為104.7萬元。在此之前,上海永柏聯投還有另外3則歷史被執行人信息,其中最近的一則是在今年2月,執行標的為106萬元。與此同時,紅歆財富還深陷各種經濟糾紛中。


“短錢長投”操作或造成兌付困難

 

永柏資本官網顯示,其管理的基金主要包括股權基金、證券基金和母基金。中基協官網顯示,與永柏資本相關的私募基金共有29只,絕大多數由上海永柏聯投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上海永柏聯投")和湖北永柏聯投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作為私募基金管理人。

 

而永柏資本地產類私募股權基金永柏睿信私募股權投資基金存在借新還舊,股權投資卻又收益保底等問題。

 

業內人士指出,其起投金額100萬人民幣的股權基金永柏睿信私募股權投資基金,投資期限在3個月到36個月不等,原則上并不符合中基協備案的要求。并且,資料顯示,該股權投資基金的屬性為地產類股權投資基金,本身項目退出的時間就長,要實現3個月或者6個月兌付退出,并不合理,只能通過借新還舊來兌付本息。從產品的期限結構來看,風險敞口已經在當時就很明顯存在了。

 

一位私募人士指出,在眾多投資者購買的永柏資本產品中,絕大多數為短期產品,從3個月到一年不等。然而,地產項目或者股權項目的投資周期一般都很長,回款也比較慢,短線的資金用于長期投資會存在巨大的流動性風險。這種“短錢長投”的操作,一旦信用崩塌、融不到新錢后,一個產品的兌付困難將會迅速蔓延至公司的整個融資體系。

 

另外,該股權投資基金卻注明了固定收益,而《私募投資基金監督管理暫行辦法》第十五條規定:私募基金管理人、私募基金銷售機構不得向投資者承諾投資本金不受損失或者承諾最低收益。

 

其票據類產品“紅銀睿信系列央企票據”存在的問題則更多,甚至都未在中基協或者按照其他要求進行過產品備案。而據爆料,為了規避“不備案”這個短板,紅銀跟投資人簽訂的是《委托代理合同》而不是托管單位過審的基金合同。


來源:五道口保理學院

贵州快3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