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租賃牌照不再是香餑餑!!!虧損太多+官司太多,上市公司只能斷臂求生!

2019-02-28 09:00:00
康海
轉貼
333

曾為業績支柱,而今只能忍痛剝離。近期,寶德股份(300023.SZ)發布公告稱,公司擬向安徽英泓出售慶匯租賃90%股權,交易完成后,將不再持有慶匯租賃股權。

  《中國經營報》記者梳理寶德股份的公告發現,寶德股份在控股慶匯租賃的3年間,因并入慶匯租賃的盈利,寶德股份的營收和凈利翻了數十倍,慶匯租賃也一步步成為寶德股份利潤的核心支柱。但在2018年,慶匯租賃的盈利急轉直下,寶德股份也開始將它全部剝離。

  此外,記者了解到,慶匯租賃在2018年的業績急轉直下,與其自身的業務模式和風控能力關系較大。對于寶德股份此次出售慶匯租賃的原因,慶匯租賃之后的業務發展計劃,其風控能力和業務模式情況,截至發稿前,寶德股份和慶匯租賃尚未回復。

曾為營收核心

  據國家企業信用信息系統顯示,慶匯租賃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在十多年間一直信息寥寥。直到2013年,經商務部、國家稅務總局批準,成為第十批內資融資租賃業務試點企業,注冊資本3億元,主要在城市公用事業、基礎設施建設、PPP、新能源汽車、醫療服務、教育服務、智能設備等多個領域開展金融、投資、咨詢等一體化金融運營服務。

  慶匯租賃在開展融資租賃業務之初,便展現出較好的業績。據寶德股份發布的關于慶匯租賃的業績評估報告顯示,在2013年,慶匯租賃的營收為1456.31萬元,凈利潤為1097.10萬元;2014年營收為1.14億元,凈利潤為6545.03萬元。

  不久,慶匯租賃便吸引了彼時業務疲軟的寶德股份。2015年6月,寶德股份發布公告稱,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方式購買慶匯租賃90%股權,開始從事融資租賃業務,交易對價共計67500萬元。

  當時,寶德股份主要從事自動化、環保兩大類業務。2013年,寶德股份的營收為4471.85萬元,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非凈利潤為-1105.41萬元;2014年營收為9075.03萬元,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非凈利潤為1313.77萬元。

  但在收購慶匯租賃的三年間,寶德股份的營收及凈利潤均大幅增長。寶德股份2015年的營收為3.33億元,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非凈利潤為5188.40萬元;2016年的營收為6.77億元,凈利潤為7743.41萬元;2017年的營收為7.21億元,凈利潤為3177.39萬元。

  其中,慶匯租賃2015年的營收為1.98億元;2016年的營收為5.31億元;2017年的營收為6.47億元。慶匯租賃2015年~2017年營收分別占寶德股份總營收的59.42%,78.39%,89.74%,毛利率分別為46.27%,30.19%,31.53%。

  不過,在2018年,慶匯租賃的業績開始出現大幅虧損,寶德股份也開始急轉直下。據寶德股份2018年的第三季度報告顯示,寶德股份在2018年1月~9月,其營收為3.40億元,凈利潤為-2467.30億元。

  此外,在寶德股份發布的2018年業績預告中,也顯示,歸屬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將虧損5.63億元~5.68億元。

  關于其業績變動的原因,寶德股份在公告中顯示,其中原因之一是公司控股的子公司慶匯租賃出現大幅虧損。關于慶匯租賃在2018年營收出現大幅虧損的原因,慶匯租賃和寶德股份暫未回復。

  不過,寶德股份在其公告中表示,慶匯租賃出現虧損的原因有三點:首先是因為宏觀經濟及金融去杠桿政策持續深入影響,慶匯租賃部分投放項目回收風險增加,造成風險資產減值大幅提升;其次是融資租賃企業的租息與融資成本之間的利差是重要的利潤來源,融資租賃項目回收期與借款償還期在時間與金額方面不匹配,流動性趨緊,慶匯租賃融資成本持續上升,租息水平不能及時調整,使得慶匯租賃利潤減少。再次則是受市場因素及行業影響,出于謹慎穩健策略,慶匯租賃降低融資租賃項目投放,報告期內融資租賃業務收入大幅下降。

  項目屢現問題

  記者了解到,慶匯租賃的虧損與其自身的業務模式和風控有很大關系。在2014年,寶德股份為收購慶匯租賃而作資產評估報告時,慶匯租賃即表示,公司租賃業務尚處于起步階段,所以主要以售后回租模式為主。

  經過近5年的高速發展,慶匯租賃并沒有轉變其業務模式,即當世紀業務發生時,通常是一次性支付租賃款,而租金則是分期收回。當公司面對如今去杠桿的環境時,則比較被動,在租息的不可調以及融資成本上升的情況下,容易造成利潤的縮減。而據寶德股份發布的公告顯示,慶匯租賃目前仍然以售后回租的模式為主。

  有業內分析師從行業角度對記者表示,售后回租主要是類信貸模式,開展純金融業務。融資租賃企業難以轉變這種業務模式主要由于直租業務對能力要求更高,市場需求較小,以及對資產的管理能力也有較高的要求。

  記者注意到,慶匯租賃在資產管理能力方面存在不少問題。寶德股份在2018年第三季度的報告中顯示,慶匯租賃存在部分訴訟及強制執行事項共有8起,其中有7起是慶匯租賃作為起訴方,涉案金額達10.07億元,約是寶德股份2017年營業收入的1.40倍,2018年前三季度營業收入總和的2.96倍。

  在寶德股份2018年的三季報中,公司2018年1~9月,資產減值損失發生額0.10億元,較2017年同期增長1498.69%,公司解釋為收購子公司慶匯租賃個別項目2018年出現不良跡象,計提資產減值準備所致。而2017年慶匯租賃計提的資產減值損失也較2016年同期增長409.87%。

  此外,慶匯租賃在恒泰證券旗下發行管理的一只ABS——慶匯租賃一期資產支持專項計劃發生也發生了利息違約。在2018年初,這只 ABS的投資人已發起維權,欲起訴管理人恒泰證券。與此同時,恒泰證券也將關聯方慶匯租賃、咸陽鴻元石化告上了法庭,已在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起訴,請求判令慶匯租賃承擔連帶賠償責任,判令咸陽鴻元石化支付租金及利息等合計5.31億元。

公開資料顯示,慶匯租賃一期資產支持專項計劃發行于2016年1月,存續期2.83年,底層資產是慶匯租賃對鴻元石化的融資租賃租金請求權和附屬擔保權益。起訴書顯示,慶匯租賃一期ABS已經逾期。按照合同約定,該ABS的優先級“慶匯1優”是按季付息、到期一次性還本。但自2017年10月31日后,恒泰證券官網便沒有再公布收益分配公告。

  據了解,鴻元石化的風險源于一場大火。2016年7月,因斷電和高溫天氣,鴻元石化生產所用催化劑在設備內著火,鴻元石化隨后全面停產。但復產后,鴻元石化也隨即出現監管賬戶現金流入未按約完成等風險狀況。

  對于慶匯租賃屢屢出現項目逾期的原因,以及有哪些改進措施,截至發稿前,慶匯租賃和寶德股份尚未回應。

  2019年1月31日,寶德股份也發布重大資產出售預案公告,稱擬向安徽英泓出售慶匯租賃90%股權,交易完成后,公司不再持有慶匯租賃股權。本次的交易方式為協議轉讓,安徽英泓以現金方式支付全部交易對價,交易價格不低于評估機構對截至評估基準日的標的股權進行評估的評估值,并由交易雙方協商確定,最終以股轉正式協議中的約定為準。最終評估結果目前尚未披露。

  關于此次出售其所持有的慶匯租賃全部股權,其公告顯示,原因在于慶匯租賃業務規模收縮,資產質量和經營狀況均呈現下滑趨勢,部分項目出現逾期和訴訟。

  關于安徽英泓接手后,慶匯租賃未來將如何發展,截至發稿前,慶匯租賃暫未回復。而作為寶德股份曾經的營收核心,而今全部剝離,之后寶德股份如何穩住其營收業績,尚需要時間考驗。

文章來源: 中國經營報,由融資租賃行業發展共同體綜合整理。


贵州快3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