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頭下一站:從超級入口到超級接口,從超級APP到超級API

2019-02-22 11:02:00
都靈彩虹
轉貼
328

2018年,是巨頭們集體調轉船頭的一年。


從消費互聯網到產業互聯網,從to C服務到得to B者得天下,巨頭們不約而同地選擇在這一年重整旗鼓,規劃未來。


關于巨頭們的轉身,我們看到的解讀已經很多,但是今天分享的這篇文章依然給出了一個更有新意也更全面的視角。


從超級入口到超級接口,促使巨頭們轉變的原因是什么?他們能夠選擇怎樣的路徑?金融科技到底在其中扮演著什么樣的角色?未來創業公司還有沒有機會?這篇文章幾乎都給出了答案。


文章有點長,但值得留下來慢慢研究,enjoy~



巨頭下一站:從超級入口到超級接口,從超級APP到超級API 



如果把時代轉換時釋放的氣息比喻為香水,有些人完全聞不到,有些人可以模糊地感受到,最靈敏的人則可以清晰地分辨出前調、中調、后調的細膩層次。

 

如今,“科技賦能”的大趨勢已被反復討論。但對不同類型的玩家來說,融入這個趨勢的姿態和路徑各不相同。

 

今天,我們就想講一講時代大氣息中的一個細致層次: BAT等在互聯網、移動互聯網浪潮中拔得頭籌的公司,如何切換“第二曲線”,融入新趨勢?

 

先說結論:對有一定實力的互聯網公司來說,它們都在經歷一個相似的業務重點轉移過程——從超級入口到超級接口,從超級APP到超級API。

 

其根本原因是舞臺換了,主角也得換。

 

在“互聯網上半場”,即以手機為主流終端的移動互聯網時期,絕對主角是超級APP,核心矛盾是對日活、月活、用戶使用時長的爭奪。

 

而到了“下半場”,即各類智能終端百花齊放、交互方式融入生活多元場景的物聯網時期, 新主角很可能是“超級接口”

 

新業務也將帶來新的評價標準:客戶數,生態內的合作伙伴/開發者數量和質量,進入了哪些場景等,將成為衡量公司實力的重要數據。


是時候換一個視角看巨頭競爭了。



1

什么是超級接口?


從超級入口到超級接口,從超級APP到超級API的轉變事實上已開始數年。

 

作為原本形態的“超級APP”并不難理解。

 

凡是在(移動)互聯網時代占有一席之地的大小巨頭,無一不掌握著超級APP即超級流量入口。于是我們看到了微信在騰訊的獨特地位,阿里對手機淘寶的大力投入,一直沒找到移動入口的百度黯然掉隊。

 

“超級接口”的思路則是“退一步海闊天空”,從離C端消費者最近的應用層退到技術層,將一些通用能力輸送給多元行業和多元場景。

 

一度市值破萬億,近年增長勢頭強勁的亞馬遜是向超級接口轉型的典型公司。商業專欄作家張瀟雨曾在得到專欄“商業經典案例課”中, 用超級接口來描述亞馬遜不斷將內部功能業務轉化為對外服務業務的做法

 

由亞馬遜首創的云計算業務就是一個典型的超級接口,它原本是為了解決亞馬遜內部的算力問題,隨后逐漸對外開放,為廣大企業提供通用的彈性計算能力。

 

類似的還有FBA(亞馬遜物流),它使亞馬遜生態里的商家可以在亞馬遜物流中心里寄存貨物,享受亞馬遜的全球物流服務。

 

今年初正式亮相的AmazonGo則把超級接口伸向了線下場景:將無人店技術開放給第三方,其愿景是讓所有線下實體店能方便接入,實現無人化。

     

精要地看,超級接口應有兩個含義:一是“超級”,即 應用廣,體量大。二是“接口”,即是一個 to B中間層業務,并不直接抵達消費者;同時“接口”也意味著一種 標準化程度較高的業務形態

 

在新零售、新制造、自動駕駛、新交互等賽道,各頭部互聯網公司正在以AI、云計算、區塊鏈等技術為基礎,進行廣泛的超級接口業務探索。

 

大部分近兩年由互聯網大公司主導或參與、有“合作伙伴”加入、且名字長到讓人一時記不住的項目;和那些名字雖然簡短,卻對普通人來說十分抽象的“XX開放平臺”都可以被歸為超級接口范疇。


2

“超級接口化”的兩種形態


在中國,和亞馬遜一樣出身于電商平臺的阿里巴巴是把超級接口玩得最溜的公司。

 

阿里體系中的支付寶和阿里云剛好體現了互聯網公司 “超級接口化”的兩種形態

 

一是 以支付寶為代表的“從超級APP到超級接口”的升級

 

最新一個案例是上周六(12月1日),滬杭甬(上海、杭州、寧波)3城在支付寶的技術助力下實現了地鐵掃碼支付的互聯互通。


這個項目很直觀地體現了超級接口對超級APP的替代——乘客并不需要在支付寶APP里使用掃碼過閘新功能,寧波人去上海,不用下載上海的大都會APP,用寧波地鐵APP就行;同理,上海人去杭州,也不用下載杭州地鐵APP,繼續用大都會APP就好。

 

不久前的11月中旬,支付寶還成為了香港地鐵掃碼過閘項目的中標方,港鐵將在2020年正式啟用這一新方案。

 

更早之前,阿里云和支付寶在今年1月共同支持了Metro大都會APP的上線,上海地鐵全線開通掃碼支付。

 

現在,支付寶的刷碼技術已經“出海”:在馬來西亞,已有7座地鐵站可以用本地錢包TNGD掃碼過閘;日本沖繩公交、俄羅斯地鐵也已開始與支付寶展開合作。


在以上案例中, 支付寶都退后一步,隱身于地鐵APP身后,從臺前演員變成了以接口方式提供支付、防盜刷等通用能力的“導演”。

 

相似的,2013年支付寶開啟了“技術出海”,目前已落地9個東南亞國家。在打海外市場時,支付寶放棄了超級APP的思路——不是讓這9個國家的人都用支付寶,成為支付寶的月活、日活;而是支持本土公司研發本土錢包APP。

 

回顧支付寶的發展歷程,剛好是超級APP公司向超級接口公司演進的兩個階段。

 

第一個階段是 修煉內功——從2004年成立到2014年升級為螞蟻金服的頭十年里,支付寶在內部業務倒逼下快速發展,技術主要為內所用,對外形態是超級APP支付寶。

 

第二階段是 對外賦能——2014年,支付寶改組為螞蟻金服后,開始對外開放自研技術,先是“成熟一個,開放一個”;到去年,螞蟻金服董事長兼CEO井賢棟終于喊話,“螞蟻金服已實現自營業務的100%開放”。


最實在的還是要看實際業務進展。2017年,螞蟻金服技術服務占收入比重已上升至34%(不含手機支付技術服務),未來5年的目標是要讓技術服務收入占比上升至65%。

 

從這個意義上,一直被認為難以找到對標公司的螞蟻金服,其實有點像同樣始于內部業務倒逼,隨后走向技術開放的亞馬遜,其成長史和業務形成邏輯與亞馬遜十分相似。

 

騰訊體系里的 微信小程序也可以理解為“超級接口化”的一個變種:通過提供支付、會員管理、數據等通用能力,服務大量公司。但小程序是一種不完全的對外賦能形態,流量和數據還是圈在微信生態內,微信仍是通用入口,這就使得它的使用場景仍然離不開手機終端。

 

好處是,手機仍是目前最主流的終端,在手機上的強勢讓微信支付目前占據有利的市場地位。

 

但隨著全球智能手機出貨量下降,新的“終端替代”悄然而至,為了拓展更多元的線下場景,押注未來賽道,微信也在以更徹底的接口形態對外開放其技術積累,一個重要嘗試就是以支付技術賦能新的線下場景:

 

從之前的香港地鐵二維碼支付項目到上周的滬杭甬地鐵通項目,微信支付都是競標方之一,但與中標失之交臂;不過微信支付團隊先后在廣州和深圳的地鐵支付招標中成功中標。今年5月深圳地鐵項目上線時,馬化騰還親自站臺演示,足見其對微信新業務的重視程度。


互聯網公司“超級接口化”的第二種形態是直接開辟超級接口新業務。

 

阿里巴巴從2009年起開始大力投入的云計算就是一個一出場即為接口形態的業務。和亞馬遜的AWS一樣,阿里云也經歷了從內部支持性業務逐漸開放為外部商用業務的過程。

 

而如今,作為一個商業價值已被驗證的超級接口,云計算市場吸引了大量玩家,形成了BAT、華為、金山、網易悉數入場的局面。

 

智能語音/語義平臺是另一個有潛力成為超級接口的業務。

 

語音普遍被認為是未來最自然的人機交互方式,從PC到手機,每一代交互技術的變革都帶來了結構性的機會。

 

百度目前是這個領域的佼佼者:到今年11月,DuerOS智能語音平臺的激活設備數已突破了1.5億,領跑中國市場。

 

第三個例子是BaaS(Blockchain as a Service)——一種提供云計算+區塊鏈通用能力的業務。短短1年半的時間內,百度云、螞蟻金服、騰訊、京東、華為相繼推出了自己的BaaS平臺。

 

 

從云計算到智能語音平臺再到BaaS,可以看到, 各玩家對接口型業務的反應速度越來越快,“扎堆入局”的現象越來越明顯。

 

未來,更多昔日坐擁超級APP的巨頭將開始向超級接口升級:將其部分或全部的內部功能對外輸出給合作伙伴;市場上也會涌現更多直接以超級接口形態誕生的新業務和新賽道。

 

3

為什么會出現超級接口?


各玩家都在不同程度的“接口化”,這多少佐證了這條路的“正確”。但不滿于“知其然”,我們還得“知其所以然”。

 

我們可以從供給和需求兩個角度來看超級接口化的背景。

 

從互聯網公司,即超級接口化的供給端來看,最顯見的原因是被反復提及的流量紅利見頂。

 

京東在11月19日發布2018年Q3財報后股價超跌8%,最大原因是其近12個月的月活用戶數環比下跌了2.8%。微信、微博、抖音等超級APP也在今年出現了活躍用戶數增速放緩甚至在部分月份下降的情況。

 

量生意越來越不好做了,各互聯網公司必須尋找新的增長點。

 

但轉型不是想轉就轉,還得看時機和條件。

 

到2015年之后,條件逐漸成熟,那就是包括云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傳感器等技術的發展和完善。這些技術提供了計算、支付、數據等各行各業都需要的通用能力,新的接口型業務呼之欲出。

 

從各行業、各場景,即“需求端”的角度出發,用新技術來提高效率、降低成本一直是公司組織的訴求。近年來, 又有兩個趨勢加大了各行業對技術的渴求度和接受度。

 

一是勞動力成本提升、招工難,導致用技術輔助和替代人力的需求上升。

 

二是近20年來,中國互聯網、移動互聯網的發展促進了各行業的“互聯網化”和數據沉淀。諸如微信支付、支付寶、美團等應用的普及,讓一些線下場景,尤其是最貼近消費者的to C線下場景,如銀行、超市、餐飲、房產銷售等行業積累了此前不曾擁有的數據。

 

有了數據就有使用數據和進一步依托數據深化運營的需求,從而有了對計算、支付、風控等各類基礎能力的需要。這是一個供給和需求相互推高的過程。

 

在新的供需關系中, 超級APP形態不再所向披靡,這和技術改造行業的摩擦力增大有關。

 

“互聯網化”正在發生兩個方向上的深化演進: 向上游公司深入和向大型復雜系統深入。

 

向上游深入的體現是馬云說的“新制造”,是馬化騰說的“產業互聯網”,最終C端到B端的全流程將被打通。

 

向大型復雜系統深入的典型場景則是阿里、騰訊、百度、華為等玩家都在布局的“智慧城市”;公共交通、公民信用、公共安全、房產信息、城市服務、政務服務等,都是組成城市復雜系統的重要部分。

 

而這兩個方向中的新客戶,都與大型互聯網公司過去面對的個人消費者截然不同,新技術在服務這類B端、G端客戶時,會面臨更大的摩擦力。

 

從商業格局上看,摩擦力在于許多 上游業務和復雜場景中存在既有的大玩家,他們是行業里的“花園主人”。

<p style="margin-top: 0px; margin-bottom: 0px; padding: 0px; max-width: 100%;
贵州快3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