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供應鏈金融需要技術和商業模式的雙向發力

2019-01-29 15:31:00
都靈彩虹
轉貼
372

近年來我國跨境貿易規模發展迅速,特別是隨著越來越多的中小微企業涉足到跨境供應鏈中,貿易和資金融通領域呈現相對分散和雜亂的局面,亟需更加高效與透明的方式來改善。區塊鏈等數字科技的創新發展,以及銀行以全新的角色融入到跨境供應鏈的業務模式中,為跨境供應鏈金融的生態優化找到了一條新的出路。


我國跨境供應鏈金融存在的痛點

我國跨境供應鏈金融服務的發展模式目前以于境內階段和跨境通關的關節節點業務為主,而對于境內外整體供應鏈資金的交易、支付結算和信貸融資等業務的統籌性和聯通性發展略有不足,具體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一)金融服務機構參與角色單一,門檻高,產品多樣性不足

目前我國跨境供應鏈服務以物流為主、金融為輔。供應鏈資金往來涉及眾多——貿易商直接對接其他金融服務機構(融資、保險、代理、保理等)、銀行對接承運人、海關。這種雙邊鏈狀對接模式的短板非常明顯:單據審核、融資放款、費用收繳等周期較長,手續繁瑣;銀行參與供應鏈角色單一,多級征信成為難題;并且銀行對中小微企業客戶的門檻較高,融資產品少,成本高。


(二)跨境供應鏈模式復雜,銀行資金融通監管困難,融資風險高

跨境供應鏈的運作模式各異、參與者類型眾多。大型公司能夠自成模式,中小型企業則碎片式參與,加之貨運代理等多方的存在,導致我國跨境供應鏈條上信息的互聯互通困難,物流、資金流的在途實時狀況難以監管,企業端和交易數據的真實性與完整性難以把握,銀行無法全程直接參與進行資金融通,因此在資金流管理等金融活動上風險較大。


(三)跨境供應鏈業務流程覆蓋面完整度差

跨境貿易一般包括端到端,從生產地工廠端到消費端。銀行同時與客戶、經銷商、分銷商、消費者、運輸方等多方進行業務往來,銀行向廣大中小參與者的金融產品較少,金融支持全鏈條介入程度低,境內外供應鏈全鏈條融通未打通。


區塊鏈技術對跨境供應鏈金融業務模式的優化

10月19日,荷蘭銀行(ABN AMRO)與鹿特丹港(Port of Rotterdam)和三星(Samsung)物流和IT部門三星電子(Samsung SDS)合作推出了一項試點項目。該試點將于明年1月將于荷蘭鹿特丹港進行,采用國際集裝箱多式聯運,從韓國的一家工廠到荷蘭的某地。該項目通過將利用區塊鏈技術,以集裝箱運輸方式為試驗,搭建國際金融物流的高效無紙化管理流程平臺。將使國際貨物和服務運輸、跟蹤和融資變得與在線訂購圖書一樣容易。


(一)項目流程設計

三星和荷蘭銀行合作項目將使用區塊鏈技術整合所有單獨的垂直流程為相互信任網絡——包括工廠端工作流管理與整鏈信息實時跟蹤相結合,到紙質文件(如運單)的數字化,以及貨運或服務的支付、融資等金融活動,最終目標是建立一個開放、獨立和全球化的平臺,實現國際分銷鏈資金流、行政信息流、物流和金融流的完全無紙化整合。


區塊鏈為物流鏈中的所有參與方都提供了一個“單點”,基于無中央管理模式,使用經過驗證的交叉數據,將供應鏈各個參與方的真實信用及信息背景層層緊密地相互聯系,盤活全鏈條信用傳導和資金運作體系。由數字化創造自動化,從而創建了一個超高效的跨國際的扁平式供應鏈金融平臺,這次嘗試也實現了不同的區塊鏈第一次一起運作。它是通過一個包羅萬象的“公證人”實現的,將韓國和荷蘭完全獨立的不同區塊鏈連接起來。


(二)與其他模式的對比

目前國際海貿易的支付、融資管理和實際運輸仍然幾乎完全通過單獨的垂直式線路進行。三星SDS與荷蘭銀行合作的跨境供應鏈項目的獨特之處在于,大力推動銀行角色在跨境供應鏈條的統籌作用,通過運用區塊鏈技術鼓勵銀行進行資金融通模式的創新,開發特色的跨境供應鏈金融產品,使得跨境多式聯運方式下供應鏈上下游企業資金便捷周轉,推動供應鏈金融新業態的發展。

將三星和荷蘭銀行合作項目與IBM和馬士基公司合作的供應鏈模式相對比:



表1 跨境供應鏈服務模式對比


可以看到,三星和荷蘭銀行的合作模式,強化了跨境產業鏈延伸,更多地惠及到銀行和多個參與方,嘗試打通跨境供應鏈金融服務在境內外貿易方、倉儲、海關港口等平臺數據,能更順暢地解決境內外多種運輸方式下的資金通融信用及效率問題。


區塊鏈技術應用對我國跨境供應鏈金融發展的啟示和借鑒

運用區塊鏈技術開展跨境供應鏈金融將是對我國貿易金融的一次生態性的融合和升級,當銀行不僅僅是集中于大型企業的貿易融通服務,而將廣泛的中小企業資金融通業務一同融合,銀行的核心金融服務能力將大大加強。這也將為跨境供應鏈整體生態化建設提供更加堅實的構筑體系。


(一)依托區塊鏈技術能夠實現跨境貿易信息的穿透


傳統跨境供應鏈中,國內外各利益相關主體間數據信息自成封閉系統、信息割裂、相互信任程度低。借鑒三星和荷蘭銀行的項目,運用區塊鏈技術采用無中央式管理,完全實現無紙化地實時共享。銀行將改善以單一主體為評價范疇的方式,更清晰地衡量企業的資金和信用狀況,進而能夠不斷探索新金融服務場景,綜合性的評估整個供應鏈運營情況,提供金融貸款、支付、還款服務。


(二)重新界定金融機構在跨境供應鏈金融中的地位,實現跨境供應鏈金融業務的扁平化


銀行等金融機構直接對接跨境供應鏈網絡中的交易環節與運輸流程,將涉及匯率風險、融資能力與成本、應收應付、費用代繳等方面,利用區塊鏈技術在天然優勢上升級解決方案,將自身金融產品和服務嵌入供應鏈相關各個環節,構建境內外供應鏈端到端的完整金融服務網絡體系,提高供應鏈模式演化發展效率,能夠滿足企業不同貿易資金融通的需求,促進跨境業務整體高效的金融貿易自由化服務。


轉變過去單個銀行服務單個企業的狀況,使之作全鏈條式接入跨境供應鏈,將銀行信用融入各環節企業的交易行為和資金行為,增強其商業信用聯動性。通過與貿易方、物流方以及其他相關方密切合作、共享貨物數據,促進支付、融通、借貸等服務更加流暢,風險可控性更高。特別是近年來我國銀行為參與跨境貿易商提供了眾多融資創新型產品組合,為探索供應鏈業務擴容模式開展了新嘗試。


(三)加強國內供應鏈金融和跨境海運物流鏈結合,提升跨境供應鏈競爭力


將金融業務能力延伸到供應鏈各個環節,有助于建設以供應鏈企業、貿易方、銀行等金融機構以及金融融通產品為主的綜合跨境供應鏈金融服務體系。尤其考慮到中小企業發展跨境貿易的缺少解決方案和金融融通、往來渠道等問題,該解決方案將高效改善全產業鏈的跨境資金融通,保證跨境供應鏈條上的信息安全性與真實性,滿足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戰略。


跨境供應鏈全鏈條上物流與信息流和資金流之間是存在聯動效應的,基于區塊鏈技術的相互信任網絡機制,充分發揮金融機構在跨境供應鏈中的資金融通作用,進而有助于加強我國跨境供應鏈全產業體系的競爭力。


贵州快3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