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談投資機構對企業的估值(六):全或無

2019-01-15 09:00:00
五月
轉貼
375

第一季連載結束后,我收到了很多熱情洋溢的讀者發來的信息,很多創業的小伙伴們都說,真沒有想到估值這么復雜,原來把融資想的太簡單了。還有一些比較學術的同行對部分計算方法和例子提了一些改進意見,我也獲益良多。

客觀地說,我是臨床醫生,進入投資和創業純屬事故,因此一些淺見完全是需求導向型學習和逆向學習的結果,基礎理論還有欠缺。不過估值絕不是數學那么簡單,如果只是算一算就能解決問題,那投資就和種白菜差不多了。

經過第一季幾個實例的探討大家發現,每次計算出一個數值,我們都會進行修正,實際上數學模型的意義是為了給我們一個大概估值區間,而投資是一個動態博弈的過程,有感覺的成分,也有耐心、運氣、膽量和勇氣,還要和人性的貪婪、恐懼、丑陋和自私做斗爭,是人性的試煉場,投資人也是平常心和勝負心的矛盾統一體。

回歸第二季,這一季將采用全新的寫法,我決定更多地引入博弈、競爭、逆向推演和宏觀大格局的概念來闡述一些個人對估值的理解,不少名詞是我自己編的,有一些想法好似“天馬行空”, 還有些估值創意看似“匪夷所思”。我希望他們兼具科學性與藝術性,并且有一些娛樂精神,能帶領各位同學在系列文章中“將投資進行到底”。

“全或無”這個詞似是來自物理學的概念,而在生物實驗室里做細菌質粒轉染的時候也會用到這個詞,每次轉染后當接種菌在培養箱里孵育時,Dr.2都會忐忑不安,因為等待我的結果,要么是轉染成功,要么是一無所獲,故稱“全或無”。

“二百六”科技與秀紅資本經過長期合作后,配合默契,多次重大決策后帶領企業不斷做大做強,隨著業務的進展,公司決定收購一家新媒體公司,這種具有創新形態的新媒體可以更好地傳播和開拓公司業務,對彌補“二百六”產業鏈的完整性發揮巨大作用。這時一家叫“大三元”的新媒體公司進入視線,該公司成立已有5年多,微博擁有18萬粉絲,網站日瀏覽量數千。經過盡職調查,“二百六”科技的B同學統計了自近一個月來“大三元”的微博和網站的各項數據:

漫談投資機構對企業的估值(六):全或無

從數據上來看,“大三元”公司的微博粉絲數量較多,文章閱讀量和評價轉發量尚可。網站的日均IP和PV量數據還湊合。而“大三元”的報價僅為1000萬元人民幣,對此B同學非常高興,打算進一步與“大三元”公司進行談判,商討投資事宜。可在此時,秀紅資本的合伙人A同學拿出了另一組數據。這是行業內另一家“大三元”的直接競爭對手,新媒體公司“38克”近一個月來與“大三元”的對比分析:

漫談投資機構對企業的估值(六):全或無

從數據上來說,“38克”網站的整體影響力明顯大于“大三元”,日均IP量接近“大三元”的3倍,而在日均PV量上面,“38克”則5倍于“大三元”,平均每個訪問者瀏覽的頁面數明顯也高于“大三元”,顯示更強的內容吸引力和用戶粘性。接著A同學又拿出了另一組數據。

漫談投資機構對企業的估值(六):全或無

漫談投資機構對企業的估值(六):全或無

從A拿出的上述數據顯示,“大三元”的成立之間較之“38克”早了三年,但是網站綜合排名、活躍率與點擊量都不如“38克”。更為嚴重的問題是,雖然一直有少許盈利,但“大三元”從前年開始,在用戶基數剛剛超過運營平衡點的時候,就出現了明顯負增長,網站排名也是直線下降,其覆蓋力與影響力已經遠遠不如其他同行業網站,目前的盈利不過是靠創始人的個人關系以及一些歷史合同的延續,而今年合同就要到期了。

此消彼長,反觀“38克”網站在近兩年內,出現了用戶數量的快速增長,并且網站排名有爆發式直線上升的趨勢,用戶絕對數已經大大跨越了行業內企業的平均基數。同時,在微博方面,“大三元”的微博粉絲數量雖多,但是粉絲活躍度明顯較低,如此“僵尸粉”縱橫的微博,顯示了其在行業內各種競爭對手的壓力之下,毫無還手之力,持續經營能力堪憂,而且“大三元”有員工10人,而“38克”僅有6人,團隊較之前者更輕更富活力。

B同學與A同學經過研究后一致認為“大三元”的估值應該為0。這里使用了一種新的估值方法,Dr.2將其擅自起名為“全或無”估值法,來進行擬投資公司的篩選。對于投資機構來說, 對企業進行估值時,是否盈利并不是最重要的評判標準,但企業必須達到一定的規模,或者門檻,換句話說,必須跨越“生死線”,那企業才是有“估值”的,否則就沒有任何投資的價值,因為要沉的船就是賣一塊錢都是貴的!打個比方,就像張化橋老師曾經說過的那樣,地上的煙屁股,看起來非常價值低估,你覺得誘惑,覺得便宜,撿起來抽了半口,嗆的難受,然后就沒了。實際上,二級市場里這種“煙屁股”非常之多,經常看到大批分析師和股民對某股票做出論斷:它曾經漲到過多少多少錢,現在才多少多少錢,所以肯定風險小,上升空間大諸如此類的話,各位親,要擦亮眼睛啊。

不過這時有同學可能會說,“大三元”辛辛苦苦做工作這么多年,怎么能說沒有價值呢?實際上,這個世界上辛苦做工作的人多了去了,這是一個斗智不斗力的大時代,誰說辛苦努力就一定有回報,可以獲得預想的價值呢?拿新媒體來說,當其達不到一定的覆蓋力和影響力,基數過小,網站瀏覽數量無增長甚至出現負增長,粉絲活躍度很低,企業數年沒有進行膨脹,處于原地踏步或者倒退的狀態,雖然發展時間很久,但是影響力已經被同行業直接的競爭對手或后起之秀大大超越,明顯處于“趨勢性沉船”的階段,那么我們認為該企業沒有“估值”。這就是“全或無”的概念。

經過仔細調研后,“二百六”的B同學放棄了與“大三元”的聯系,而是轉向與“38克”談判,隨后采用了“ 比較法 ”(詳見第一季第二集)進行估值,經過一系列交易設計,完成了全資收購。具體細節也不再對外公布了。

(來源:36氪  作者:[email protected]


贵州快3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