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2019年匯率市場仍然面臨較大波動風險

2019-01-06 16:00:00
康海
轉貼
364

中國銀行紐約分行高級副總裁兼金融市場部總經理劉志丹日前在接受記者專訪時表示,由于全球經濟基本面還不是很穩定,多個主要國家政治上不確定因素持續,以及債券、股票和大宗商品等金融市場的影響,2019年國際匯率市場仍有很高可能性與2018年一樣面臨大幅劇烈波動。

劉志丹表示,經濟層面上,意大利等歐洲國家財政赤字問題尚未解決,歐洲可能在2019年退出量化寬松貨幣政策,多個國家經濟增速下降;政治層面,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政策獨立性面臨考驗,英國脫歐仍然困擾英國和歐洲,德國政府面臨換屆,法國出現“黃馬甲”運動,歐洲提出成立歐洲軍以及中導條約面臨美國退出等,這些因素對匯率影響較大。

美元 一枝獨秀難再續

自1994年就從事金融市場交易的劉志丹認為,2018年美元指數一枝獨秀,從年初一直往上攀升。這得益于美國強勁的經濟和就業形勢、特朗普政府希望強勢美元帶動跨國企業資金回流、美國股市上漲吸引全球投資資金流入帶來的資金等支撐因素。

對于美聯儲加息的影響,劉志丹認為,加息對貨幣而言是把雙刃劍,美聯儲在2016年剛開始加息時對美元(走強)絕對是好事,后期隨著加息次數的不斷增加,美聯儲主要的考慮是預防通脹和經濟過熱,而經濟實際上可能沒有那么好。

他說,2018年年底這次加息由于傷害到了作為金融市場核心的股票市場,也傷害到了對 美國經濟增長的預期,對美元匯率不一定是好事。“如果加息過快,對經濟擴展有很大的抑制作用,影響大家對明年經濟增長預期,特別是企業借貸成本的上升會帶來盈利能力下降,導致股市下跌,反過來對匯率市場產生影響。”

劉志丹預計,2019年包括匯率在內的形勢會比較復雜,如果說美元在2018年一路高歌,明年這一形勢會有所改變,2019年美國股市和債市都有雙向波動的可能,帶動匯率雙向波動,歐洲等地重要事件則可能帶來匯率的瞬時波動。

劉志丹說,美元如果大幅升值對美國經濟可能也會帶來傷害,如果美元匯率過強美國貿易赤字就沒法改善。

劉志丹認為,從十年的長周期看,目前美元指數并不算太高,但由于股市回調和原油價格大幅波動,從目前所掌握的經濟數據看,美元指數在2019年短期上漲的幅度可能沒有2018年上漲的空間大。

不過,長期看來,如果包括消費支出和就業在內的美國經濟2019年仍然非常好,明年美國貿易赤字可能有大幅改善,對美元會有較強支撐,美元可能迎來新一輪增長。

其他主要貨幣兌美元仍分化

對于美元兌 人民幣匯率走勢,劉志丹認為,2019年主要需關注中美兩國經濟增長是否在按預期發展,中國作為第二大經濟體,很多國家對人民幣匯率(穩定)有所期待,因此2019年美元兌人民幣匯率仍會雙向波動,人民幣大幅貶值的概率不高。

劉志丹表示,2018年 日元和瑞士法郎避險功能增強,相對于其他貨幣,2019年日元和瑞士法郎的匯率波動至少保持2018年的相對穩定,波動不會太大。

盡管2018年第四季度美國經濟增長不如前三季度那么靚麗,但美國依然是發達國家經濟增長的龍頭,除非有極端事件發生,2019年美元兌日元大幅貶值的可能性不大。“如果從年初到年底最后衡量一下的話,我個人感覺美元兌日元應該是相對穩定,可能美元還略有升值,是這么一個基本態勢。”

劉志丹認為, 歐元近期一直受到英國脫歐的連累,意大利等國財政狀況不太令人滿意,各國的財政和貨幣政策還能否和歐盟統一的政策保持一致有很大不確定性,這會對歐元走勢產生拖后腿作用,考慮到歐元區也不希望歐元走強以避免對出口帶來負面作用,歐元在2019年走強的概率不是很大。他說:“在各方面因素作用下,歐元可能出現小幅貶值的可能性較大。”

劉志丹表示,前一階段英國脫歐對 英鎊產生了很大的負面影響,英國脫歐的負面影響已經很大程度上反映在英鎊匯率之中了。如果2019年3月份英國脫歐向正面方向發展,對英鎊匯率也將產生正面影響,即便英國脫歐發展是中性的,英鎊也會有回調上漲的壓力,這也是技術方面的走勢。

對于 澳元加元的匯率,劉志丹認為,除了要看中國這一大宗商品最大需求方的經濟形勢和匯率以外,還應該把大宗商品市場走勢考慮進去,石油和天然氣對加元影響很大, 鐵礦石和煤炭對澳元影響則很大。

美股近期將持穩

對于美股在2019年的走勢,劉志丹認為,2019年還是應該走一步看一步,關注美國經濟、就業和貿易形勢的改變,同時要看其他國家經濟表現。到2019年年中或9月份,多個事件已經確定,上半年經濟數據出籠,投資股市的基金也已經做出布局,屆時可以做出比較清晰的判斷。

劉志丹說,對于熊市的判斷有從高點下跌15%或20%、黃金切割理論等多種定義方法。他認為,對熊市和牛市做出預判并不科學,對于投資者而言,最主要的是要對未來一段時間要有準確的預期,關鍵要把基本面分析好,熊市中有春天,牛市中有回調。

對于美國 財政部長姆努欽在2018年12月23日向6大銀行負責人打電話和在24日召開總統金融市場工作小組會議,劉志丹認為,這一方面是政客作秀的需要,但政府啟動早期預警的應急機制,對市場還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也值得借鑒。

劉志丹認為,美國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在近日大幅波動已經使專業交易人員完成了2018年“掙錢”的任務,發達國家股票指數上漲超過1000點是極端情況,不可能是常態。美國股市在春節前恐怕還會維持在當前水平,市場會相對比較平靜,但春節期間亞太地區多個市場休市,全球股市和大宗商品市場往往會出現大幅波動。

他說,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在25日創下史上最大單日漲幅主要是由于政府官員喊話、股指技術調整需要、油價先行上漲、消費數據提振、年底市場容易受資金撬動等多個因素促成。

風險和保值意識需加強

劉志丹建議,投資者一定要有風險意識和保值意識,一定要把匯率保值工作做好,做到低買高賣,不要去追漲殺跌,保持合理倉位,同時借助專業投資機構的優勢進行操作。對于在境外發行美元債的企業,應該做到“前一手發債,后腳就應該把保值做好”,否則融資成本可能越來越高。

劉志丹說:“2019年匯率變化的變量也會很大,各種變量之間互相產生的化學作用會得出一個什么樣的結果確實有很強的不可預測性。所以能保值就進行保值,不要有賭的思想,企業還是要回歸本業。”通過保值,企業可以把長期不斷上漲的浮動利率成本鎖定在相對合適的位置,進而實現適當增值。

劉志丹提示,投資者對匯率市場不要恐慌,除非極端情況,絕大部分貨幣一年漲跌幅會在15%以內。對于有出國留學和直接投資等實際需求的個人和企業來說,由于需要用到美元,早保值比晚保值要好很多。

來源: 中國金融信息網


贵州快3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