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中國商業航天的勃興之地

2020-01-09 09:32:00
木子
轉貼
216

NO.1不只是《戰狼II》的觸角深入到了非洲

《戰狼II》的熱播,讓人們在激情之余,對非洲有了更加直觀的認識。在那塊遙遠而遼闊的黑色大陸上,確實有為數不少的中國人在謀生。根據商務部的年度報告,在過去的幾年里,在非洲的中國勞務派遣人員數量一致保持在20多萬的規模,2016年達到了23.3萬人。因此,這部電影的背景是完全真實的。

非洲對于我們的意義遠不止于此。就在《戰狼II》上線之前的宣傳期間,另一件重要的事情在國際上引起了真正的重視:鐵路。有鐵路愛好者為此繪制了近幾年中國在世界各地的鐵路工程全圖,不難發現,中國投資建設或者承包建設的鐵路已經遍布整個非洲,在撒哈拉沙漠以南,隱約已有鐵路網的規模了。最新通車的蒙內鐵路(連接肯尼亞首都內羅畢和第一大港口蒙巴薩)采用了和國內相同的標準,連站臺上的地磚和盲道都別無二致,甚至在當地工人中組織了中國式的青年突擊隊。

經常往返北京和巴黎的“空中飛人”們一定有過這樣的經歷,總能夠遇到往返北京和非洲之間的中資公司干部,他們有的供職于中國石油,有的受華為公司派遣。在戴高樂機場等待轉機的時候,閑談中會加強對非洲的更多認識。比如說安哥拉,我們灌進油箱里的汽油,差不多每10升就有1升,所用的原油是從這個西南非洲國家土地上開采出來的。中國的國有和民營企業早就進入了非洲,其中有一個叫做東莞華堅的企業,把鞋廠開到了世界上最窮的國家之一——埃塞俄比亞,廠里雇傭非洲女工4000多人。這家廠子和國內鞋廠一樣,主要承接代工合同,最大的主顧之一就是美國政壇新星、總統特朗普的長女伊萬卡·特朗普旗下品牌。

那么,你一定要問了,這些和我們的商業航天有什么關系?

NO.2衛星應用與應用衛星


安哥拉的首都羅安達距離北京有差不多11700千米。非洲大陸上距離我們最近的地區,也就是索馬里的“非洲之角”,到北京也有7100多千米。也就是說,非洲的中資機構、中國公民是不可能享受到國內信息基礎設施服務的。國內的光纖、4G、導航增強、應急保障、廣播電視網絡,在非洲都是不存在的。實際上,聯合國所評定的44個最不發達國家中,有31個在非洲。

然而,中資企業需要遙感信息來支持決策,需要寬帶通信來保證商務,需要導航定位服務來實施物流和測繪,需要氣象預報來安排每天的行程;在非洲的勞務人員和外派干部需要寬帶通信來接入社交媒體,和親友保持聯系。所有這些,都不能指望非洲當地的基礎設施,能夠發揮作用的只能是各種應用衛星。

在非洲實施的反恐維和行動更需要航天情報信息的支持。這對中國軍隊來說,是現在進行時,除了部署在蘇丹的維和步兵營,駐扎在吉布提的軍事基地剛剛投入使用。軍事行動需要完善的通信、指揮、控制、計算機、情報、偵察、監視支持,也就是所謂C4ISR。這在《戰狼II》中也有所體現:沒有移動通信衛星,吳京飾演的冷鋒靠什么打通電話?沒有衛星監視和導航,艦隊靠什么發射遠程對地導彈?中國在非洲沒有龐大駐軍,沒有完善的預定戰場建設,各種反恐維和活動,必然高度依賴應用衛星系統來提供C4ISR的支持。

NO.3商業航天,不是一哄而上發射衛星


長期以來,中國衛星產業界一直在強調中國是如何適合于發展衛星應用。所提出的理由在非洲同樣是存在并且成立的:地域遼闊、人口眾多、老少邊窮地區難以建設地面網絡……因為種種主客觀因素,國內的衛星應用發展得并不好。但是,換一個環境、換一個沒有強大地面網絡運營商的市場,中國的衛星、中國的衛星應用企業會不會發展得更好?

事實上,傳統航天企業早已經在非洲有所作為。中國航天科技集團公司已經為尼日利亞發射了兩顆衛星,成為非洲第一批自主通信衛星。

2012年3月19日,尼星1R的交付儀式在尼日利亞首都阿布賈隆重舉行

衛星遙感和衛星導航定位,同樣在非洲有著廣闊的市場。搞開發、搞建設,怎么會不需要地理信息呢?所以,那些由各地政府出資、盯著國內有限政府市場的“XX一號”,甚至可以說,僅僅只是博取眼球或政績的這些“XX一號”是不是應該考慮放眼世界、放眼非洲,在衛星有限的壽命里,為中非經濟合作、為中資企業在非洲的建設,發揮一些作用呢?從非洲的實際情況看,這里很可能是中國商業航天企業真正的勃興之地。

除了為中資公司和中國公民服務,商業航天也需要服務于中國作為發展中國家領袖的國際責任。經過幾十年的成功發展,中國已經成為非洲人民心目中的成功典范。華為的通信網絡、中國鐵建修建的鐵路,中國制造的手機、中國制造的火車,已經越來越多地服務于非洲人民的生活,在為他們提供工作機會的同時,也為中國的發展帶來新的資源和市場。商業航天界同樣可以做得更多。實際上,基于中國制造的尼日利亞通信衛星1R,已經在這個非洲第一經濟大國發展出了百萬戶規模的廣播電視用戶群體。

當然,和國內一樣,商業航天要想在非洲找到自己的市場,不是僅僅打幾顆衛星上天就可以做到的。商業航天企業要深入用戶群體,發現需求、開展針對性的研發。要親身前往那片大陸,切身體會遙感、導航、定位、寬帶通信、移動通信、物聯網和互聯網的需求,開發適合用戶需求的終端、軟件和服務。畢竟,應用市場的打開,必須遵循商業市場的文化與規則,這些不是一時的政績工程或面子工程。而且,非洲更不是什么田園牧歌的地方,除了豐富資源,還有瘟疫、毒蟲、猛獸和坎坷鄉路。這其中,商業航天會和所有前往非洲的民營企業一樣,走過艱苦而漫長的創業路,但最終一定會在新的市場上找到自己的定位和價值,并從中領會“一帶一路”倡議的真諦并切實貫徹實施。

非洲是個神奇而美麗的大陸。很久以來,我就有這樣一個夢想:叫上一眾死黨,開著敞篷吉普,在東非草原上縱情奔馳,和斑馬、羚羊、長頸鹿甚至獅子們一起,呼吸那炙熱而充滿野性的空氣。這個時候,我想分享這一切,我要用遙感衛星尋找獸群,我要用北斗衛星感知方向,我要用天通手機打電話,我要用寬帶終端發朋友圈,我要用氣象衛星知道下一個小時的天氣;我要把吉普車連入車聯網,讓萬里之外的服務商給我保駕護航;我要保持在維和部隊的大屏幕上,當我們遇到危險,他們能隨時趕來救援.....

所有這些,我們的商業航天界能夠做到嗎?

如果能夠做到,那將和《戰狼II》直奔四十個億的票房的喜人成績一樣,讓人激動和向往。而這,不僅僅是中國衛星產業界自豪的時刻,還是我們這些超級自駕游迷放松的時刻。



(來源:衛星與網絡)


贵州快3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