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望:未來亞洲的5G+衛星應用

2019-10-12 13:40:00
木子
轉貼
32

未來亞洲5G圖景

據GSMA(全球移動通信系統協會)稱,到2025年,亞洲地區將擁有6.75億5G連接用戶,占全球5G連接用戶的一半以上。在亞太地區, 同年SIM卡連接用戶也將突破48億大關。

韓國是該地區無可爭議的技術領導者之一,已經在大規模推出5G。如今,該國三大移動網絡運營商已經在多個城市提供超速度、低延遲的5G服務。預計,包括日本、新加坡和中國在內的其他高科技企業將很快跟進。

雖然亞洲的高科技、高收入經濟體將推動5G革命,但4G仍將在未來十年里主導亞洲市場份額,占市場份額的62%。隨著市場發展到2030年代,平衡將逐漸傾向5G。


“在移動電話技術方面,亞洲可能是世界上最多樣化的地區。”GSMA亞洲戰略合作負責人Julian Gorman說。“但在整個地區顯示出明顯的一個共性——用戶對移動寬帶有需求和興趣,并開始參與數字經濟。”

Julian Gorman表示,與歐洲和北美等傳統市場相比,許多亞洲國家相對年輕的人口對創新持更加開放的態度,并更容易采用新技術。許多亞洲國家,特別是發展中國家,不受基于計算機的遺留基礎設施的約束,這也有助于加快增長速度。

“例如,在2012年之前的緬甸,只有不到10%的人能夠上網。”Gorman說。“今天,緬甸是智能手機和互聯網使用率最高的國家之一。”

并非所有亞洲國家都擁有相同的5G軌跡。DigiAsia聯合創始人兼COO和Indosat前首席戰略官Prashant Gokarn表示,至少在未來兩三年內,如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或越南等欠發達的亞洲國家,不太可能看到任何重大的5G部署。

“在印度尼西亞這樣的國家,4G僅僅在四年前才推出。”Gokarn說。“雖然它擁有大約80%的智能手機普及率,但只有約30%與4G兼容。運營商尚未收回對4G的投資。除此之外,他們關于5G頻譜分配的討論尚未啟動。”同時對于這些國家而言,5G智能手機相對較高的成本將成為主要障礙。

亞洲的5G+衛星應用可能領先世界

衛星將在亞洲的5G場景中充當什么角色?NSR(北方天空研究)分析師Lluc Palerm-Serra表示,衛星在5G中的作用可能比在前幾代移動網絡中發揮的作用更大。他表示,之前的移動通信協議,如2G、3G和4G,是由移動行業單獨創建的,與衛星通信提供商沒有太多的互動。只有在先前的協議公布后,衛星運營商才有機會開始考慮他們的貢獻。因此,早期的系統,特別是3G,給衛星運營商帶來了重大挑戰。

“5G將會變得非常不同,因為從第一天開始,5G的愿景就是成為一個網中之網。”Palerm-Serra說。“所有接入技術都將在5G中有一定的發揮空間。從一開始,衛星行業就非常積極地參與協議的協商,我希望5G能夠對衛星更加友好,并且還可以通過衛星開放一些新的應用。”

與在地面5G中的領先地位相似,Palerm-Serra預計亞洲將在通過衛星部署5G方面非常活躍,但各國之間可能存在顯著差異。 “亞洲非常廣闊。”他說。“像巴基斯坦、孟加拉國和印度這樣的國家仍在通過衛星部署2G。然后,像日本這樣的國家令人驚訝地依賴于衛星,而不是用光纖來實現覆蓋。”Palerm-Serra表示,衛星至少需要兩到三年才能完全加入5G生態系統。“如果我們看看4G,標準成熟大概需要10年。但是,在過去的幾年里,我們才開始看到通過衛星進行4G部署。我不認為5G會有很大不同,即使它可能更容易通過衛星進行整合。”他補充說,“這是一場長期競賽。”這位分析師表示,衛星可能會在四個主要領域做出貢獻:回傳、中繼、移動性和混合內容傳送。在所有這四個領域中,衛星已經被使用。然而,5G的到來可能會增加衛星在其中的重要性,并導致包括IoT(物聯網)、聯網運輸和網絡密集化在內的新應用的出現。

“你會看到很多這些應用在亞洲出現。”Palerm-Serra說。“例如,亞洲的光纖回傳在許多國家仍然不是很發達。我相信,衛星回傳和中繼將在該地區出現很多用例。” SES Networks產品營銷和戰略執行副總裁Eric Watko也看到了衛星在亞洲部署5G中的機會。“潛在的機會可能是巨大的。”他說。“由于具有成本效益的衛星回傳,亞洲的許多地區今天只有移動覆蓋。在這里,通過將5G網絡的覆蓋范圍擴展到原本無法達到的地區,衛星在創建更具包容性的數字社會方面發揮關鍵作用。”SES預期,基于衛星的商用5G早在2020年就會推出,并且在2020年代前半段,隨著技術的逐步推廣而攜手共進。

“最初的部署將主要集中在增強移動寬帶服務上,以補充現有的3G和4G網絡,特別是在人口密集的城市地區。”Watko說。“然而,鑒于許多亞洲國家都存在數字鴻溝的問題,我們希望他們能夠迅速審視人口稠密城市以外的衛星利用,以便每個人都可以享受5G服務。否則,城市5G的引入只會使數字鴻溝惡化。”

亞洲的5G頻譜沖突

在為5G分配頻譜時,亞洲可能會面臨挑戰。雖然世界其它國家正在討論將C頻段的某些部分分配給新興的5G供應商的可能性,但這一特定頻段仍然在亞洲許多地區得到積極使用,它的失去將導致不必要的復雜化。

根據Palerm-Serra的說法,包括4GHz到8GHz頻率的C頻段需求量很大,特別是在東南亞地區,由于它的抗雨衰能力,衛星運營商依賴它來提供各種服務。 “在歐洲等地區,C頻段并不那么受歡迎。”Palerm-Serra說。“但是在那些下雨很多的地區,衛星網絡仍然非常依賴C頻段,如果這部分頻譜被分配到5G,那么對該地區將是一個很大的挑戰。”Gokarn同意,在東南亞,5G必須在更高的頻段運行。“我認為較高頻段的問題較少,因為它們通常用得不多,或者沒有分配給任何國防組織。”他說。

根據Watko的說法,頻譜問題不僅涉及C頻段,還涉及28GHz頻段。目前衛星運營商正在HTS(高通量衛星)系統中使用。 “當ITU(國際電信聯盟)已經在為5G考慮33 GHz之上的其他毫米波段時,根本沒有理由考慮5G的頻段。”他說,將當前的頻譜討論稱為“地面移動利益集團繼續努力蠶食衛星產業的頻譜。”他補充說,即使在C頻段內,3.3GHz和3.6GHz之間的范圍也可用于5G,而不會干擾衛星行業對電視內容分發的使用。根據Gorman的說法,今年晚些時候舉行的ITU世界無線電通信大會(WRC-19)將討論頻譜難題。“我們可以期待一些關于頻譜最佳分配,以及如何解決衛星和移動產業利益沖突的討論。”

根據Gorman的說法,今年晚些時候舉行的ITU世界無線電通信大會(WRC-19)將討論頻譜難題。“我們可以期待一些關于頻譜最佳分配,以及如何解決衛星和移動產業利益沖突的討論。”

亞洲5G衛星商業案例

ESA(歐洲航天局)電信和綜合應用理事會未來項目部門主管Xavier Lobao表示,5G需求將受到業務需求的推動。他認為,這一因素將進一步推動衛星的發展。雖然移動網絡運營商的主要興趣是在人口密集的地區推出5G,但企業,特別是運輸部門的企業,將需要在任何地方連接。


“移動網絡運營商將專注于城市、交通樞紐和高速公路和鐵路等網絡。”Lobao說。“蜂窩5G將不會覆蓋許多區域,而這正是衛星將發揮作用的地方。” 雖然DigiAsia的Prashant Gokarn認為,源于衛星軌道高度的時延導致GEO(高軌)衛星5G通信中作用有限,但Lobao認為,即使是GEO衛星也會在5G生態系統中占據一席之地,因為并非所有應用都要求蜂窩5G的低時延。據Lobao稱,隨著LEO(低軌)星座的預期到來,時延問題將逐漸消失。“未來將會出現擁有GEO和LEO,或GEO和MEO(中軌),甚至高空衛星平臺的衛星運營商。”Lobao說。“那時,衛星網絡的時延甚至比使用光纖網絡的延遲更低。因為光纖不僅僅是純光纖,它需要開關和橋梁,它們會累積延遲。”然而,Palerm-Serra表示,衛星很難在光纖基礎設施發達的地區發揮作用,盡管可能存在備份和增加網絡彈性的機會。“毫無疑問,在光纖不太可用的地方,衛星將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ESA目前正在與一家日本航運公司一起準備一個試點項目,以展示衛星在引導船舶自動駕駛中的應用。 “我們意識到,如果想說服移動網絡運營商和電信設備供應商審視與衛星通信提供商的可能合作,找到垂直業務領域的合作伙伴非常重要,因為這些伙伴對衛星的需求更直接。”Lobao說。“那些希望部署自動駕駛船的公司深知,它們的船舶處于大洋中部,并且仍然需要通過它們的網絡發送大量數據,以保持船舶朝著正確的方向發展。”

據Lobao稱,其他運輸部門,包括航空、公路和鐵路運輸,也可能采用衛星5G解決方案。ESA試點項目聚合了來自世界各地的一系列衛星運營商、移動網絡運營商和電信設備供應商,以幫助促進空基和地面系統之間的整合,并展示整個運輸部門的用例。 Lobao表示,將衛星基礎設施整合到5G網絡中是ESA2019年11月即將舉行的部長級會議的首要任務之一。 根據Gorman的說法,盡管5G可能需要十年才能成為主流,但整個移動網絡運營商最終將被迫轉向更新、更高效和更具成本效益的技術。

                                                                                                                                                                  (來源:衛星與網絡)


贵州快3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