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提單騙術:70輛路虎失蹤,供應方跑路4千萬打水漂

2019-10-08 10:00:00
劉智遠
轉貼
61
提單號、船號、時間、進出港口全部一致,但在提貨時卻發現,貨物不是自己的。 今年2月,從事平行汽車進口業務的深圳市赤灣東方供應鏈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東方供應鏈)遭遇了這樣一樁怪事,在已向賣家交付貨款的情況下,其購買的70輛路虎汽車卻“離奇失蹤”,貨款也打了水漂。 “賣家給我的海運提單經過了4家銀行的驗證,貨物信息在承運人中遠海運的官網上也可隨時查詢,但我們在提貨時卻被告知單貨不符,后來我們才發現提單系偽造。 ”9月25日,東方供應鏈董事長趙力告訴新京報記者。


      新京報記者采訪多方發現,這或是一單罕見的偽造提單詐騙事件:為保護貨主隱私,提單號在承運人官網只能查詢到物流的進出港口和時間等信息,無法查詢貨物種類和收貨人姓名。而交付提單的銀行也只對提單進行形式上的審查,貨主僅僅依靠肉眼很難辨別提單真偽,這就給了欺詐行為存在的空間。
     “提單只是一個文件,難說有哪些防偽標記,而且海運詐騙涉及的金額通常較大,手段也一般較為高超。”航運分析師王海對新京報記者表示,“短期來看,似乎沒有什么更好的解決辦法,只能事后靠法律手段。如果長期來看,可能需要依靠技術手段,比如單證電子化,數據傳輸信息化,業務系統更加透明等。”
4000萬貨物不翼而飛 供應方“跑路”
2月28日,東方供應鏈工作人員登上天津新港碼頭,準備提取一批早已購買好的路虎汽車。這批路虎是中進國際貿易(天津)有限責任公司(下稱中進公司)一年前委托東方供應鏈及關聯公司向德國AUTOMANO GMBH公司預定的,貨物為70輛路虎汽車,價值4000萬元人民幣。但當工作人員來到港口時,驚訝得發現自己所持的提單內容與承運人系統登記的艙單信息不符,提貨遭拒。
新京報記者查閱趙力提供的海運提單掃描件發現,該提單與正常提單看來并無不同,其標注的貨物、收貨人等為東方供應鏈,中遠海運官網上通過該提單號查詢到的裝卸港與裝卸時間也和提單一致,但在提貨遭拒絕后,中遠海運方面表示,該提單號下屬的貨物已經有人取走,東方供應鏈拿到的提單系偽造。
事件發生后,供應方AUTOMANO公司也“人去樓空”,新京報記者發現,該德國公司的官網已經無法登錄,聯系人電話也無法打通。
趙力對記者表示,按照其與中進公司簽訂的《代理進口協議》,因中進公司指定的供貨商疑似提交偽造單據導致東方供應鏈及關聯公司在辦理押匯(墊付貨款)后無法提貨,構成違約,相應責任由中進公司承擔,但中進公司拒絕予以賠付,東方供應鏈由此將中進公司告上法庭。
記者查閱工商信息發現,東方供應鏈系深圳市赤灣東方物流有限公司的全資子公司,中國南山開發(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孫公司,而南山開發的大股東則是招商局;而中進公司則由中改國經實業(天津)有限責任公司和中改國經(北京)信息咨詢有限公司層層全資控股而來,最終的大股東是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培訓中心,記者查閱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培訓中心官網發現,其歸屬于發改委。
7月24日,新京報記者多次聯系中進公司負責人王金奎,對方電話始終掛斷或無人接聽。同日,新京報記者聯系到中進公司副總朱興偉,對方表示“經偵已經立案,提單確實系偽造,但己方對此不便置評,一切以經偵為準”。
9月26日,記者輾轉聯系到辦理此案的天津警方,對方表示對具體信息無可奉告;9月27日上午,記者通過查號臺多次撥打天津市濱海新區公安局座機,但電話未能接通。
正本提單信息如何泄露成疑
趙力告訴記者,在提貨遭拒后,其將原提單遞交給中遠海運上海總部進行了核驗,之后收到了一則書面證明,稱提單系偽造,但對于具體的偽造手法,中遠海運稱此為商業機密,不便透露。
9月25日,中遠海運方面告訴新京報記者,該提單單號下的貨物已被提走,“提單本身沒有問題,出現此類事件可能是提單單號遭到了冒用”。而當記者試圖聯系提單的“真正”主人時,中遠海運表示為保護雇主的信息 ,該單號的收貨人身份不宜透露。
有從事平行汽車進出口業務的人士對記者表示,在這一案例中,大概率是國外供應商冒用了正本提單的數據,但最值得琢磨的是,供應商是如何知曉正本提單數據的?而且通過了銀行驗證意味著供應商不止滲透到了承運人數據,也“騙過”了銀行。
趙力告訴記者,在這單交易中,東方供應鏈通過中國銀行、民生銀行、建設銀行申請開立了國際信用證,國外供應商則通過德國漢堡當地德國商業銀行交付了包括海運提單在內的單證。“提單是經過銀行驗證的,但由于銀行有免責條款,只對單據形式做審核,因此我們也不清楚最終要如何追究銀行的責任。”
東方供應鏈負責這宗交易的員工告訴新京報記者,收貨人很難通過肉眼識別提單是否系偽造。“我這邊從銀行收到的海運提單掃描件貨物描述與我方貨物一致,且提單顯示的提單號、訂艙號、箱號、裝運港、目的港、裝船時間等都與中遠海運官方網站查詢到的一致。這單貨物是由中遠海運德國分部簽發的,提單上對于貨物的表面狀況也未作出任何不良批注。”
航運分析師王海對新京報記者表示,由于提單“認單不認人”,這名員工的說法很實在。“確實比較難以分辨提單真偽,短期來看似乎沒有什么更好的解決辦法,只能要求航運業務的各相關方不斷增強運輸單證流轉環節的安全意識,學習有關案例,在實際操作中多加注意、恪盡職責,盡量減少欺詐行為的發生。一旦發現有欺詐行為,馬上聯系律師進行專業的法律咨詢。”
王海表示,如果長期來看,解決上述問題可能需要依靠技術手段,比如單證電子化,數據傳輸信息化,業務系統更加透明等。“‘電子提單’的概念雖然已經提出多年,但一直推進緩慢。主要是由于各國各地區發展的不平衡,而國際航運涉及的國家和地區又比較廣。且電子提單雖然可以解決短航次‘船先到單沒到’的問題,但對于一些環球航線和長航次,提單往往不會晚于船舶抵達港口,也就沒什么必要和動力去推行。”
“總之,還是期待包括區塊鏈等新技術不斷發展和普及后,加之完善企業信用體系建設,來逐步解決存在于提單身上的海運欺詐。”王海對新京報記者表示。
來源:新京報  記者 羅亦丹      編輯 劉曉陽   校對 何燕



贵州快3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