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談投資機構對企業的估值(十八):企業家精神

2019-08-30 08:25:00
五月
轉貼
195
決定一個企業價值的影響因素有很多,財務能力只是其中之一。還是回到我們曾經舉的一個例子,“斗地主”公司收購“兩王四個二”。從表面上看,這似乎只是一起單純的收購,從財務上看并沒有創造什么額外價值,但是如果我們從組織管理能力,融合品牌能力和企業家精神等方面來說,這起收購可能是有非常大的價值和長遠的影響的。 收購這件事本身是很困難的,對企業家來說是非常大的一次人生考驗。對企業的收購并不像影視劇上演的那么簡單和光鮮,其中有非常復雜的博弈,估算和對遠期前景的判斷。如果能將“收購”這件事做成,那對企業綜合發展的價值是非常巨大的,而且這也是對企業家能力和企業家精神的一次很大的挑戰。

決定一個企業價值的影響因素有很多,財務能力只是其中之一。還是回到我們曾經舉的一個例子,“斗地主”公司收購“兩王四個二”。從表面上看,這似乎只是一起單純的收購,從財務上看并沒有創造什么額外價值,但是如果我們從組織管理能力,融合品牌能力和企業家精神等方面來說,這起收購可能是有非常大的價值和長遠的影響的。

收購這件事本身是很困難的,對企業家來說是非常大的一次人生考驗。對企業的收購并不像影視劇上演的那么簡單和光鮮,其中有非常復雜的博弈,估算和對遠期前景的判斷。如果能將“收購”這件事做成,那對企業綜合發展的價值是非常巨大的,而且這也是對企業家能力和企業家精神的一次很大的挑戰。

實際上無論是投資還是創業,我們都要著眼于構建長期可持續發展的競爭壁壘,或者巴菲特所說的護城河。收購案本身會消耗非常多的有形資源和無形資產,會讓所有人都能看到你的胸襟氣度、企業家精神、實際的辦事能力、融資能力、公關能力和綜合實力,可以為未來企業更大的發展打下非常堅實的基礎。

在收購中,企業家需要融合不同的人事,業務和渠道,管理架構和財務,并且還會涉及到后端的IT投入,風險控制和危機處理能力。事實上,在短時間內,能夠將收購做到1+1=2就已經非常成功了,因為很多的收購只能做到1+1<2甚至1+1<1,不恰當的收購甚至會將自己拖垮,這種例子比比皆是。而企業家精神就是能看到一般人看不到的東西,敢于冒險,做事有擔當。同時企業家精神也會影響整個公司,有了成功的收購經驗之后,對未來去收購具有協同效應的公司,未來產業整合與重組,未來去融資等等都有巨大的幫助,所以收購這件事本身也是在積累資源。

從另一角度來說,由于企業的規模變大了,可以在各地布局,我們就能在更大范圍內看到企業的LOGO和其他帶來品牌辨識度的標志。讓企業的名字自然而然地出現在很多地方就已經是極大的無形資產和商譽價值了。同時我們在前文的“全或無”估值中講到,企業必須要跨越一個規模和生死線,太小的企業本身就是一種巨大的風險,商界也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一個企業在同行中受到的關注和在行業內的影響力是非常重要的,其作用也是潛移默化的,并且很難用財務指標去定量。

同時配合市值管理法,當成功收購企業后,新企業市值變大,在未來可以憑此基礎,再去收購具有同等量,或更大身軀的競爭對手和伙伴。這種遠期的可持續投資能力,實際上可以用期權估值法來評估,等于企業有了可以去選擇潛在收購對象的能力。而且企業已經有了這種收購經驗和整合能力,經過了實踐的檢驗,未來投資機構和銀行就會去支持他。比如說巴菲特,只要他想收購某個公司需要財務杠桿的話,那就會有幾百億美金排隊等候。這種潛在的能力對企業估值的影響也非常大。

所以單純從財務現金角度來評估一個企業的價值是非常片面的,還必須從包括企業內部管理,人才儲備,創新能力,企業文化,企業家精神,流程和體系的運轉,融合能力,公關和實戰能力,甚至包括機會成本和運氣等方面來進行綜合評估。就像facebook 收購Instagram,收購WhatsApp一樣,在這個過程中,facebook的市值不斷增加,然后收購更大的標的,收購后市值變大,然后再去收購更大的。即使從短中期來看,財務數字一塌糊涂,但是從長期來看,企業的定價權、議價能力和影響力都會不斷上升,還能獲得巨大的免費廣告價值和商譽 。

漫談投資機構對企業的估值(十八):企業家精神

讓我們繼續講故事,“斗地主”在收購“兩王四個二” 之后,開始嘗試進行產業鏈整合,因為“斗地主”雖然是從行業外進入的初入者,但是其領導者有非常大的決心和很強的融資能力,因為之前他在其它行業操作過類似的案例,有過成功的經驗。實際上“斗地主”在看上“兩王四個二” 之前,真正看重的是行業內的另一家公司“大地主”,雖然運營效率一般,但“大地主”的規模是“兩王四個二”目前的十幾倍。不過飯要一口口吃,事情也要扎實地做。

收購“兩王四個二”只是一個跳板,可以磨練隊伍,并且開始公司的產業延伸,在規模擴大之后可以逐步縮小與“大地主”的差距,為將來潛在的并購打基礎。在很多時候,行業外的企業會比行業內企業的魄力還要大。事實上,很多的企業都是從行業外來進行顛覆的。比如說,達能最初是做玻璃的,但是隨著他長期策略性地在食品行業布局,現在它在該行業已經有了舉足輕重的地位和很強的盈利能力。

燕雀焉知鴻鵠之志,看起來表面上只是收購了一個公司,其實企業家已經胸懷天下,對于整個行業有自己的想法和判斷,并堅定地走自己的路。這種企業家精神,是部分只沉迷于投資模型、財務數字和KPI考核的投資機構和投資人無法理解的。不是所有事情都能用錢來衡量,這個世界上還有理想和信念的力量,也不是所有企業家都有勇氣去做這些結果未知的事情,我們在評價一個人的時候經常說他的情商和智商如何,在這里考驗的那可就是“膽商”了。

投資根本的邏輯在于成長,成長才是我們最關注的東西,才是投資的精髓。而在前幾章我們也提到過,成長有內生性成長和外延式成長兩大類,收購可能更多關注于后者。為什么一個其貌不揚的小伙子就能獲得上億的估值,為什么僅做一個demo就能讓投資人趨之若鶩,因為人們對于他們有一種成長的預期。部分投資人如果為了短中期財務數據的好看和高績效,誘導企業家逐漸缺失顛覆行業的勇氣,缺乏獨立精神,那么他們都會慢慢變成人云亦云的附聲蟲,也將不會誕生卓越的企業。企業家精神的成長是需要依靠理論和實戰、智慧和勇氣、靈感和運氣的,而不是從天上掉下來。在現實的世界中,永遠只有少數人可以創造這樣獨特的價值,不管在什么行業都是如此。企業家精神用本山大叔的一句話概括就是:沒有困難創造困難,也要上。

隨行聚力(Vires Acquirit Eundo),它是古羅馬詩人維吉爾的敘事詩埃涅阿斯中的一句,意思是“隨著傳播而越來越有力(It gathers strength as it goes)”。它的本意是指流言在傳播的過程中,其破壞力不斷變大。但是在這里,我們要重新理解它的新含義。企業家從一片空白開始到建立這個企業,這個過程本身就一直都在隨行聚力,一般我們是先有A,然后以A去獲得B,隨后用A+B去爭取C和D,再用ABCD去爭取DEF,做企業就是這樣不斷資源整合的過程,在這其間,企業家精神起著主導的作用。我們也看到這樣一種方式,企業在沒有A的時候就宣稱有A,并由此去爭取B,隨后進入正反饋循環,比如有去哪兒網創始人公開的報道稱,去哪兒第一輪融資的時候非常不順利,有200家機構看過,但是沒有人投。

領導者在花光了自己的所有積蓄后,決心背水一戰,宣稱該公司已經收支平衡(就是自稱已經有了A),于是在引入戰略風投后(就是獲得了B),繼續大刀闊斧地開拓業務,后來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當然這種“奇兵”是不能作為我們干企業的指導原則的,因為不管怎樣,誠信始終是立業之根本,還是要堂堂正正地為人處事,不過我們要學習的是這種破釜沉舟的企業家精神。同時我們不能走向另外一個極端,看見少數的成功案例后,就心態失衡,惡意刷榜,編造數據和市場占有率,純靠欺騙去獲得資源和融資,期望上一個臺階后逆向彌補短板。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如果是“阿斗”的話,即使有諸葛亮輔佐也終究還是阿斗,并不會有了錢和資源就會成就大業。

在下一章中,我們將與大家一同研究一下控制權溢價。

 (       來源:36氪  作者:[email protected]

贵州快3投注